一人乐

[おそ松さん]日常段子[速度松]

松野轻松喝醉酒的时候什么话都会说。

也对,毕竟清醒的时候也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松野小松紧了紧扶在弟弟腰间的手,如此想着。

“喂…小松哥哥…”

“嗯?”

他们刚走离一道路灯的光束,轻松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轻松?”

弟弟的脸被刘海隔挡,松野小松只能听语气判断此时轻松的情绪。

“…背我…”

“啊…?”

“背我…小松哥哥……走不动……”

“……”

听着这满嘴的含糊不清,小松着实是被吓到了,自家这死傲娇三弟可曾如此撒娇过?

小松愣了半晌没有说话,伸手拉起轻松垂下的手臂也靠在肩上

缓缓蹲下,抓住轻松的大腿使劲将他整个人扛起来。

好重…

唉,新工作的各种不尽如人意居然让弟弟喝成这样。

一股温热又熏人的酒气散在小松耳边,
是轻松牢牢环住了小松的脖颈。

小松竟心跳加速起来。

背着个人让他一步一步走得谨慎,轻松抱怨的喃喃和的吐息反复在他颈间。这导致小松现在觉得双腿有点发麻,脸颊直发热。

轻松你这家伙…回家哥哥要是把你按在床上你可不许反抗……

“小松哥哥……”

“啊,在…!”

一声哥哥瞬间拉回小松飘远的思绪
不禁担心刚刚那句内心戏该不会不小心说出来了吧…

“…我喜欢你啊…”

“……咦?”

“我喜欢你啊,哥哥……”

“!!”

大概是感觉小松没有听清,轻松又提了一个分贝。

松野小松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是惊讶的。

“好好好,我知道啦。”

惊讶之余是压下满心的欢喜,以防止太过兴奋直接把轻松摔在地上。

我知道啊。

你平时都写在脸上呢。

“啊…混蛋…你知道个球…!”

结果轻松忽然捶打起小松的胸脯,

仍然是满嘴含糊,下手却不含糊,打得小松连连叫疼。

“好疼!…你再胡闹哥哥要把你扔地上了啊撸松!!”

“哼…!你扔啊……如果你忍心…”

“……”

出乎意料地,小松真的蹲下把轻松放在了地上

“喂!混蛋长——”

又在轻松扯开嗓子抗议前,一手环过他的肩膀将他横抱起来

看着怀里弟弟一脸绯红,管他是因为醉酒还是害羞

赏心悦目就好了

小松迈开步子向家门走去,如此想着。

“我不忍心,行吧~”

fin.























次日,小松拿着一支录音笔在轻松面前晃来晃去

“你在干什么啊白痴长男。”

“诶嘿嘿~因为每次轻松喝醉酒都会说很有趣的话,所以我昨天出去接你的时候特地带了这个。结果真的录到超~有趣的东西哈哈哈哈哈~想知道自己昨天呃——!”

长男的腹部遭到致命一击。

“你去死吧。”

说罢松野轻松把直发烫的脸埋进书页里。

今天的松野小松也很幸福。(?
————————————————

自产糖吃
想必醉酒这梗也是快撞烂了啊哈哈…
结尾乱来别在意(ಡωಡ)



评论(5)
热度(114)
© Ki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