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乐

[チョロおそ]床上事情。

チョロ松偶尔会觉得おそ松十分诱人犯罪。


这于チョロ而言是个难得的想法,毕竟这位松野先生是个擅长转移注意力的人,通常这种灵光一现的欲望很快就会被手边的工作,家务,或者是おそ捅的烂摊子分散掉,一次一次在脑中匿迹。

相较于奔放不羁的おそ,チョロ在床事这一方面并不主动。在他心底滚床单这种事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多方面条件完美交融促成的,不然总觉得很是突兀,缺乏诚意。而おそ却说「噗,要那么麻烦么~照你这样人类还怎么传宗接代?」



可是我们并不是为传宗接代做贡献的群体。
チョロ吐槽在心里。



按おそ的说法,促成滚床单只需要两个条件:チョロ松和おそ松。

多么简单,多么粗暴,说得固执保守脸皮薄的チョロ先生反驳不出半个词。



————

影响这东西总是潜移默化的,一同生活总是会渐渐接受对方的三观——再说他们的思想行为本来也没有天差地别的程度。

这是チョロ用来解释此时体内躁动欲望的第一个理由。

这一切发生在他撞见おそ刚出浴的模样。

那会儿他准备上床休息,一开房门就看到刚提起睡裤的おそ。
干发用的毛巾湿漉漉地挂在肩上,发梢凝聚的水珠掉落,顺着他散发热情的肌肤滑下,那些水痕勾勒身体的起伏,润色硬实的前胸。

随即チョロ松咽了一口唾沫。






————

おそ随随便便吹弄着头发,机器呼呼呼的声响盖住整个房间。

チョロ抱着书坐在床边,不久前被调至财务部的他需要多多从书海里寻找实战经验,做好工作,挣钱养家。

然而他的眼珠子却在关键时候掉链子,总是自顾自瞟向おそ后背的大好风光,以至于三五分钟后他对这篇文章的理解还只在它的标题。

脑中思绪纷飞,他成功拼凑出一个解释此时躁动不安的理由后,想到おそ前段时候给他科普的滚床单益处,打算借此给自己打打气。

怕什么,他们本来就是名正言顺的关系。
别怂,都这样了不宣泄才比较尴尬。

美事到眼前还如此举棋不定,只是因为チョロ先生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表达「嘿,哥们,来一发吧!」
由此想来,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全是胆小的锅。

チョロ松素来如此。碍于没必要的面子,碍于无所谓的自尊,处处谨慎,总是迈不开步子。

原本以为在与おそ松的关系上迈出如此一大步取得辉煌成就,能多给他十年份的自信,但果然烂性子就是烂性子,难改矣。

チョロ烦恼地将自己塞进书页。





————

当おそ放下了风筒,一时间チョロ所有的意识都跑回来给主人应援。

就是现在!チョロ松!

チョロ丢开了书,走向没有上衣的おそ。

夏日里室内冷气设在二十六度,即便如此他丝毫不愿将那躯体交给无情的衣物,反正都是怕他着凉,还不如用自己

チョロ松略有些僵硬地从背后拥住おそ松。

鼻尖抵在对方的耳根,贪婪肆意吸入所有气息。双手覆上他的腰,洗完澡的皮肤柔滑手感是极好的……



而人类始终是复杂的。对于如此之露骨的肢体表达,おそ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
……

…大哥??你不给点反应故事进行不下去的啊!
チョロ不禁在心里哭嚎。



“チョロ松…”

“嗯…?”

“…你在干嘛呢?”
おそ指的是チョロ此时在他肚子上乱摸的手,而チョロ却说不出话——

おそ偏过头看他,虹膜在灯光中展示它通透的红棕色,上面铺开的尽是纯洁与无辜几个大字。




那眼神,チョロ松一直以为只有他们家的老幺做得到。










————

おそ深知自家三男具有蹭的累属性,因此恰到好处地调戏チョロ是他平日里最大乐趣之一。

而作为热恋中的情人,おそ其实并不能从这属性里获得多少乐趣。

就算是两个忙于各自工作的人,忙里偷闲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也是自然的。
在这方面,おそ时常凛然弃了长男尊严投怀送抱,也才是让チョロ半推半就与他滚了这个床单。

即便他知道チョロ是冷在面上,心中热情早就烧开十大缸水,可总只有一个人骚扰也没啥意思,根本是闲得蛋疼,没事找捅。

于是,他曾义正言辞向チョロ阐述:「健康的滚床单是有益于身体的运动,所以,完全没有必要为此感到羞耻。」由此进行了时长九分钟的精湛演讲。

チョロ认真地点点头以示赞同,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能不能麻烦你让我把门关上,看人蹲坑究竟有啥意思!?」

「嗯,没啥,因为听说人在蹲坑的时候记东西比较快。」



两天后おそ看着依旧半温不热的チョロ
愤愤道,这什么○毛理论,完全没有效果嘛!








————

长男终究是长男,关心弟弟们几乎是他的本能,更不用说对チョロ。

他唏嘘喟叹,蹭的累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自觉的蹭的累。
虽说江湖传言,实话都是不美丽的,但该说实话的时候得说啊。这世间芸芸众生,有哪些个会花费脑细胞陪你拐弯抹角崇尚委婉之美。

三弟啊,你这样哥哥好担心你的人际关系啊…若只是交不到朋友也就算了,万一搞僵和同事上司的关系该怎么办呀!

这都是为了三男的大好前途,身为兄长兼男票,哥哥有责任在家里就培养好三男的语言技能!首先学会有什么需求,就直接对哥哥说!

おそ想着,暗暗下定了决心,结束了以上胡诌八扯。

他只是希望磨软チョロ不知什么时候练就的硬嘴皮子







おそ松想要チョロ松对他有话直说。




















————————————————————
意义不明。

最近总觉得心里闷得慌于是大半夜跑来放飞一下自我[x

free!![该吃药

…(顺便チョロおそ好好吃啊我要陷进去了……)

评论(2)
热度(91)
© Ki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