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Ψ清桐

♡((*言з言[>]ω[<]///)♡
英米狂热
英中心+杂食

チョロおその日だ!
[假装是什么的封面 其实什么都不会有.jpg]

查看全文

过节啦过节啦☆

【当作是蒸朋31的点图会不会被打【溜走

查看全文

好像忘了发
去年群里玩的传画儿www
我永远喜欢蒸朋31.jpg

查看全文

前篇→[2&3]
TBC.

每一篇画风都不一样.jpg]

掩面]感觉越画越迷了……只是终于只剩最后一篇了,拖了一年多的老坑终于离填上又近了一步

虽然、大概并没什么人看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

在最后抱紧无良爸爸⭐⭐

查看全文

前→[1]

_(:3」∠❀)_

是一年前的老坑

把目前画完的都放出了

天知道剩下的部分啥时候会画完呢!
哈哈哈!

[顺便把之前反人类的文字排版给改了,咳

感谢阅读


TBC


——

11.3

就很尴尬,突然发现二被吞了??

只好补档在这里。嘤。

查看全文

翻旧本子翻出旧图( ಠ_ಠ( ಠ_ಠ( ಠ_ಠ

[一年前的画风长这样啊??

不敢相信 是我画的[哭笑

全都是チョロおそ

查看全文

病态的脑洞一个。

好久没回来了 是时候活一下了[?

⊂( *・ω・ )⊃来尬聊啊、

查看全文

<・)))><<

[围裙]
是前几天推上チョロおそ深夜60的题目
自己画个玩

然后是并不重要的设定
1.这是我最喜欢的自立同居31
2.工作有的
3.饭是谁有空谁做的!

.
嗯,
<・)))><<

后来三男送了长男一件很像家庭主夫的围裙。

查看全文

[チョロおそ]一个片段

-标题是什么
-不会写文
-我也不知道自己搞的啥

▽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当想吃什么而怎么也吃不到的时候,就会明白什么叫自己动手,能不能丰衣足食那就看造化[。








又是一个兄弟围坐酒杯交错的夜晚。

为何说“又是”,我们虽然是家里蹲,但并没有堕落到沉迷烟酒的程度吧。只是在记忆里这样的情景似乎数不胜数,下意识觉得,得说“又是”。

只不过眼下我并没有身处那情境中,而是在“走在只有微弱路灯的夜路”这样的情境。

三月是春季的伊始,但不是温暖的开头。这世上有个名叫倒春寒的猛兽,它最喜欢在春天这个听起来充满希望与生机的季节带给人们寒冷,使他们退缩。使他们清醒,以至于不会对“春天”抱有太多的期望。

我想着想着忍不住叹了口气,温度低下的黑夜我能看到自己吐出的白雾。淡淡的,一下化进路边的灯光里。

是的,春天并不一定会带来希望,否则我现在怎么会拎着装满零食和酒的塑料袋,体会着寒夜漫漫,以及猜拳惨败的绝望。不,我大概不能这么说,我还是幸运的,我穿着我的羽织,它的厚度能保护我的温度。从这点来说,我比起身边那位瑟瑟发抖的兄长好出许多。

兄长穿着单薄的红色帽衫,底下可能还有一件白色T恤衫吧。他缩着自己,两只手使劲往口袋里塞,时不时有阵风吹过他就打个寒颤,从嘴里发出倒吸气的声音。或者向我投来可怜兮兮的眼神,我并没有理会。

说真的,不是我嫌弃他,而是他以冷为由,把要带回给家里其他四个家里蹲的一整袋物资的重量全推给了我,让我不得不嫌弃他。

身侧响起吸鼻水的声音,短促而响亮。我突然意识到这一路那个话痨兄长好像意外地安静,从前要是被兄弟们赶出来跑腿,他绝对会抱怨一路,说什么就不能对哦尼酱温柔一点嘛~之类的,我只想说烧你的屁毛去吧,你什么时候对我们的私人财产温柔点我们就考虑一下对你温柔点。

不行,一旦开始在意某件事情就觉得哪都不对劲。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往旁边飘去,他走得挺慢,不在我的余光范围内。最后我忍不住向他搭话:

“出门前我就说了会很冷吧。”
吸哩。

“啊~所以我不是叫你借我围巾吗?都是チョロ松不帮我拿吧。”
“所以说不就在楼上吗,自己走上去腿能断啊!?再说你自己的前几天不是还在用。”
“忘了丢哪了。”
“……”

无言以对。
都是太经常会发生的事情太过符合常理让我无言以对。
对于长男丢三落四的行为我就省省我的口水。连母亲常年累月的嘴炮都没能改变的事实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喂,チョロ松~”
他开始往我身上凑。
“外套借我呗?”
“不。”
“哈?哥哥要冻死了哦!!”
“活该。”
“…冷淡…好冷淡…我的心也好冷——啊!!”

我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似乎是凑得太近被塑料袋里的啤酒罐子砸到小腿。

他蹲在地上捂着小腿前侧,看起来是挺可怜的,但这确实是因为傻。我不知该露出怎样的表情,姑且关心一下下

“…没事吧?”
“断了,背我チョロ…哎!别走啊チョロ松!撸松!!”

是想压死我吗?提着满满一袋东西是谁的错啊?如果不是这样兴许我还能考虑一下背不背…

他小跑着跟上来,这次换了没有袋子的一边,掏出我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抓住了它。

温度转变太大,一瞬间我差点缩回手。他的手很凉,这和平时不一样,一般都是我的体温比他的低一些。所以特别是冬日,从室外回到家里的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乱摸一通。真的是活体取暖器,特别舒服。

这么一想,我不免心疼了一下下我的取暖器。

然后我的取暖器打了个喷嚏。
发出的声音很特别,我噗嗤笑出声。おそ松打喷嚏的声音总是充满惊喜,我从小时候就嘲笑他,到现在还是会忍不住笑出来。

“喂,过分了啊”吸哩,吸哩。

我只发出忍笑的声音。おそ松像是要抗议,拽着我的手拐进另一条路。按到墙上,亲了上来,一副要把感冒全数倾倒给我的气势。

黑灯瞎火做些这样那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只不过这个走向有点突然…我现在只觉得手上的袋子很碍事,我很想松手,但那样啤酒罐子会滚落一地而且会发出巨大的声响,怎么想都很不好。

这条没有灯的小路尽头似乎是主街道,哗啦啦地有汽车开过,有诱人的灯光在跳动,我才发现今晚一路走神似乎走错了路,已经多少偏离了回家的方向。有可能是刚刚被おそ松带着走错。

也有可能是自己也想走错。

是吧,加上现在的行为,我很难不往某个方向联想。

我们都停下嘴喘着气。目光相对,我问他,你想干嘛。他又像平时那样傻笑,说没什么。一边伸手蹭了蹭鼻子,一边另一只手已经岔开我的每个指缝,贴合进来。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又思考起来,比如口袋里的钞票。它们来自各个兄弟的钱包,是他们亲手交给我们的,为的是换来我现在手上的一袋物资。显然实际上他们给的有点多,对,有点多。不知道他们是想再多喝点,还是喝多了。

我们又对视一眼

“至少把东西留下吧。”他说。
“说的也是呢”
我跟着他笑了,像是十年前的我们。

我们开始往家里跑,啤酒罐子哐啷哐啷地响。如果是以前,那就是零食袋子沙啦沙啦地响。还好虽然偏了方向,距离没有太远,差不多跑累了,也看见了自家的老房子。

我们停下脚步,顺顺气。悄悄接近门口,轻轻放下了袋子。脸上恶作剧的笑一刻也停不下来。最后我们使劲敲了门,再飞快消失在夜幕里。

出来开门的人会是什么反应,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我们逃到了有信号灯的街边。宽阔的街道比小路要更冷上一些。但是没关系,毕竟我们的目的地不在寒风嗖嗖的室外。

摆脱了某些碍事的东西,几乎就等于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一条真理,在哪里都适用,至少我这么认为。

おそ松又抓住我的手。我看着他,他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好了些,果然生命在于运动,也是一条真理。

“冷吗?”
“嘿嘿…好多了”
“…好”

听他这么说,我放心吞回了原本想说的话,松一口气。

那就让我来好好暖暖你,这种话,对我来说,还是太过难以启齿了。


————
--没了。

查看全文

老样子 摸鱼汇总。
p1-5 チョロおそ(チョロ)
p6 十カノ

最近各手游连环夺命[。]太多糖心脏有点受不了[跳窗.gif]

查看全文

对,这是
JADEOSO

JAOS超好吃的!!!超好吃的!!!超好吃的!!!

.
好久没碰老福特啦
跑来诈尸一下[]

自己时常处于13和31交替痴迷的状态
最近开始转向31[]
还是重度痴迷。

只不过一睁眼发现自己身在北冰洋[…]
幸运的是身边是有小伙伴的[抹泪
感谢你们

没有チョロおそ我要饿死了[躺]

查看全文

这段时间以来的摸鱼汇集x

依然全是速度!!

13、31、131都有

————
[咳 条我又发成了没字的…!!![才发现…跑来换图orz…

查看全文

手速捉鸡  本来想趁着过节给大家发糖的唉[并不是]
【cr→os
【混入自分绘

(›´ω`‹ )至亲之人终究也只是至亲之人而已呢♡

…不知道我表达到位了没…


查看全文

群里的接力顺利结束啦撒花*★,°*:.☆\( ̄▽ ̄)/$:*.°★*


抽到的题目是私服和RPG总之被我玩成了游戏大手【【【

查看全文

呃,途中自己也,不知道在画啥居然也好好的画完了【喂

开始纯粹是因为觉得[怨灵护士]oso一头长发很好看

嗯,最后就,变成这样

了。_。



每天都是速度速度速度!是不是该画画其他人了[doge]!


查看全文

肝出了第一部分。
看过之前放出的无字版朋友们,不知道这个填了字的内容会不会让你们大失所望[捂脸]

这会是个私设很多的百目妖和九尾狐的故事
无cp向的速度松(´。・v・。`)…啊如果想当作cp向也可以吧——大家自己责任吧![你

所谓私设大概就是:
“百目妖通过诱惑男人来夺取他们的眼睛”——[度娘百科]可是随着妖口持续增长,性别比例失调,大家意识到这样做是没有前途的,于是纷纷看心情挖眼睛,爱怎么挖怎么挖,爱挖谁挖谁。但百目妖的美人基因依然留存。以及,他们对眼睛有着本能的执念。

所以!这个choro!是个美人啊![但我画不出来[你

这个choro的情况是:
1他是一只新生的百目妖[生前是人的那种,没有记忆
2比较胆小
3拥有的眼睛大概,二三十只
4是个美人
5美人[好了说三遍了

并不喜欢惹事的choro反而容易被别人惹上[因为美人]一般是被惹毛之后一怒之下就掏了人家眼睛👀
虽说攒眼睛=攒妖力,可是洁癖的轻酱一想到他的眼睛都是哪来的,就,除了恶心,还是恶心。
于是产生了那样的想法。
甚至对oso【的眼睛】产生兴趣

——完全没有考虑自身的能力是多么有限呢!
[可以这很cr]

然后oso。作为不知道都活了多少个百年的老狐妖,在oso不可描述的心中,百目妖这种生物,比起他们“夺取眼睛”的能力,oso记得比较清楚的是他们“诱惑”的能力。嗯,很不可描述。
于是愉快地把choro认为是打算对小萝莉做什么的怪蜀黍[有这么漂亮的怪蜀黍吗!!

应该没了,再有其它下次更新再放。
[这说明…会不会太长…?

这里是故事第一部分,后面还有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心虚

咳咳…呃,祝我,能更完吧!![大哭

查看全文

这是一个对长男相思成疾的三男的故事…【不

都是一些自己乱七八糟的脑洞哈哈哈
*ooc有

查看全文